《舊情沙發》 –27–

杜仁傑送我回到新店,我請他上樓喝點東西。雖然杜仁傑一路上蒙著口罩還是擋不住滿嘴毒藥朝我猛吐,基於和嘉涵的姐妹道義,我還是奉出品質良好的英式紅茶給他。

「哦哦哦,謝謝謝謝~學妹怎麼變得這麼體貼?」

「你是沾嘉涵的光!」

《舊情沙發》 –25–

期末考結束後,我和嘉涵決定暑假留在台北打工。

六月底的空檔,我被徵召到嘉涵住處,義氣地幫她整理房間,順便同她討論蘇靖堯的欺壓惡行。

「康芸心小姐,妳有被虐傾向嗎?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啊?」嘉涵正把散落一地的CD塞回架格中,看了看又抽出來打開CD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