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情沙發》 –11–

艷陽使勁地搾取都市中的水滴,不留情面。連路旁的水溝污泥被蒸吸出微微的惡臭,擴散在空氣中,變得稀稀薄薄,也不太有人發現,久而久之酸臭的爛泥巴就繼續在鐵杆蓋下的陰暗牢籠中,不再擁有隨波漂流的權力。

回到七張下了捷運站,我望著高傲狂妄的金色陽光,感到莫名空虛。連看見下水道如此悲悽的無奈,心底都不寒而慄。儘管有成堆的日用品傢俱被擠在我的新房間裡,我還是不想回家。或許是暫時沒有勇氣面對大多時候一個人的孤獨。

我並不獨立,或者說得更淺白,我怕寂寞。

《舊情沙發》 –09–

目前為止,我還不相信蘇靖堯是真的沒有女朋友。他的意氣風發在他身上顯而易見,至少就外表和他的神情看來,他總是無往不利。他的外在條件比起邱上帆來得優,就算有多於一個以上的女朋友也不是令人驚訝的事,更何況這年頭要為女朋友下定義,還真得想破頭。

《舊情沙發》 –08–

蘇靖堯滔滔不絕地介紹自己,他今年26歲,在台中讀研究所,假日隨著指導教授上台北工作,北、中部兩頭跑……這些資訊是很充分,對我而言卻非必要。我想知道的關鍵資訊只有一項──

「你有女朋友嗎?」

「很多研究生的女朋友都葬送在大四分手潮上,要不然就是當兵的時候莫名其妙,飛掉了。想準時畢業、當好助教、然後再處理好教授的事情,沒什麼時間跟空間另結新歡。」他稍稍皺眉,扁著嘴挑挑眉毛,「直到遇見妳。」

《舊情沙發》 –07–

夏天,難得城市沒有燃燒。

咖啡店的透明窗檯囚禁了中華路的車水馬龍,藍得詭譎的天空一片雲也沒有。我咬著不鏽鋼叉子,巧克力慕斯的甜味凝聚在舌尖,以緩慢的速度暈漾開來。

早晨十一點,西門町還在夢鄉中載浮載沉,我的寂寞卻已經徹夜未眠了三天,它如影隨形地跟著我,枕戈待旦,隨時準備趁虛而入。

《舊情沙發》 –06–

入了夜,我在嘉涵的房間打地鋪,窄小斗室滿溢翻騰而來的回憶。就像埃及人相信死屍的靈魂白天會到處探索世界,夜裡飛回驅體內休息,因而造木乃伊。不可避免,寂靜黑夜總能輕易召喚人心底的孤寥,隨著恐懼的本能攀升、然後崩潰。

分離後的今晚,我陷入長考──我究竟是從哪一步開始出錯,才會導致今日的一敗塗地?

《舊情沙發》 –05–

邱上帆是我的第一任男友,可惜他的條件太好了,否則我多希望成為他的初戀。

他有一張俊俏的臉,也擅於打扮自己,當同年齡的男孩鎮日穿著球衣在陽光下曬得黑黝黝、自以為揮灑汗水就是帥氣有型,他已經穿著體面卻不老氣的襯衫,將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整齊俐落,臉頰絕不會粗糙得像砂紙。而以上的一切,都還只是最表層的形象。

邱上帆真正的魅力,在於他對女性拿捏恰到好處的分寸。

《舊情沙發》 –04–

結束這頓灑脫奢侈的晚餐,我和嘉涵拖著圓圓的肚子搭捷運慢慢晃回七張,這時雨仍舊滴滴答答地落,一顆顆透明的晶瑩墜落與摔碎交替著重複上映。

回到房間,嘉涵打開了窗戶,從燈火通明的房間內往外看去,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台北的天空可以這麼黑,這樣的色澤讓屋頂上的世界變得好寬闊,新鮮的空氣挾帶著沁涼的舒爽被我深深吸入肺部。

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舊情沙發》 –03–

我屏住氣息,沒有說話。

然後小心翼翼地清了清喉嚨,緩緩抬頭對上嘉涵的視線。

「妳把這些東西都帶出來?為什麼?」嘉涵的眼睛困惑中不僅有憤怒,更有心疼的譴責,她的率直步步逼近,使我覺得自己污穢得不堪,「妳留著邱上帆給妳的東西作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