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情沙發》 –11–

艷陽使勁地搾取都市中的水滴,不留情面。連路旁的水溝污泥被蒸吸出微微的惡臭,擴散在空氣中,變得稀稀薄薄,也不太有人發現,久而久之酸臭的爛泥巴就繼續在鐵杆蓋下的陰暗牢籠中,不再擁有隨波漂流的權力。

回到七張下了捷運站,我望著高傲狂妄的金色陽光,感到莫名空虛。連看見下水道如此悲悽的無奈,心底都不寒而慄。儘管有成堆的日用品傢俱被擠在我的新房間裡,我還是不想回家。或許是暫時沒有勇氣面對大多時候一個人的孤獨。

我並不獨立,或者說得更淺白,我怕寂寞。

《舊情沙發》 –13–

昨晚的新店飄了點雨,在濛濛雨中發光的路燈把那些小水滴照得一清二楚,它們左擺右盪,彷彿不捨了一整個世紀,才躺到柏油路上墮入夢眠。

終於佈置好新房,我仍沒在那張床上好好睡一覺,而是讓捷運列車遁進軌道,一路呵欠晃到信義區。那裡的夜晚晴朗通明,把摺傘上的水滴都蒸得不留痕跡。

《舊情沙發》 –14–

姐姐讀牙醫,與一個藥學系學妹和醫學系的學弟合租同一層樓,那個學弟大我一歲,我沒見過他,只知道他叫孫家崙,體貼會做家事又燒得一手好菜的新好男人,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木訥了點,對感情的事老慢半拍,抓不準女生的心,母胎單身二十一年。

《舊情沙發》 –15–

等孫家崙調勻氣息站直身子,超商前白色的日光燈才照亮他臉上的色澤,中等黃的膚色不白皙也不黝黑,有的只是一份敦厚樸實,被安全帽套著的額角滲下一滴長長的汗水。

當他發現我第二次與他四目交會時,又不好意思地挪開一點視線,把手上的安全帽雙手遞給我

《舊情沙發》 –16–

以前聽姐細訴孫家崙的種種優點,我還以為這只是廣告的誇大,到今天他幫我把整個房間弄得妥妥當當,他燒得一手好菜的傳聞雖然還沒口福品嚐,我也信了。

「要不要喝咖啡?」我把孫家崙剛用完的吸塵器收進紙箱,再走到一直放置在牆邊的和式小茶几,對孫家崙招招手:「來你搬那邊,把桌子抬到中間就大功告成了。」

「好。」孫家崙很聽話地走過來,順利把最後一件事情解決。

「耶~終於搞定了!」我高興地歡呼,把新買的坐墊丟到茶几旁:「坐著休息一下吧!你要不要喝咖啡?」

《舊情沙發》 –18–

晴朗的藍空裡有一條正在分岔的大麻繩,被鬆綁的部份散化成千絲萬縷,他們卻被這裡的舊情映象錶在天上,於是風再也吹不動。

只有我的腳能落荒而逃,串在食指的鑰匙叮叮噹噹地作於事無補的摩擦,響得可憐兮兮,永遠地失去鑽進鎖孔的資格。

早不該來,本來就不應該來!

這裡早就不再屬於我,為什麼我還會像著魔似的把鑰匙插進去打開了大門?我到底在發什麼神經?

《舊情沙發》 –19–

麗水街的小巷弄靜謐了幾十年,大概是因為永康街太喧囂。

暗色調的涼風迎面挾來下過雨的味道,我有四隻手指勾著蘇靖堯的手指,沒有屬於熱戀情侶依賴的那種交扣。

今天,僅是我和蘇靖堯的第二次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