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雨季結束時》 –11–

上課鐘響後約十來分鐘,雨先是輕輕在天空飄著,然而一轉眼便是像印度雨季般的雷陣暴雨,坐在圖書館看報紙的劉莫晨抬頭往窗外直視,對面的樓梯轉角始終空空蕩蕩,宛如天堂廢墟般靜謐。

莫晨反射性地挑挑眉毛,隨即轉身低喚:「天擎。」

「怎麼了?」正看書看得入神的天擎猛然抬頭,不知所措地看著他。

《當雨季結束時》 –12–

「欸,若悔。」在教室座位上寫英文作業的筱文停下寫字的動作,輕輕喊了若悔一聲。

「怎麼了?」正在看影劇報的若悔回神過來,應了應。

「真的不去?」筱文看看牆上的時鐘:「半節課過去了耶!明天畢業典禮說不定會一陣混亂,那時候怎麼辦?我們在巡禮花圈找說不定也找不到喔!」

《當雨季結束時》 –13–

「呃……我們到榕道聊好不好?」莫晨環顧了四周,雖然是空無一人的中庭,但教官或訓導處的教職員也隨時有可能在這裡徘徊,在海德高中混了三年的莫晨自然懂得擋掉些不必要的麻煩。

「好……」筱文回頭看了看教室,恰好瞥見若悔趴在欄杆上直勾勾地往這裡看,心裡霎時升起一絲罪惡感,然而為了若悔的幸福,她於是將若悔的眼神視而不見。

來到綠葉蔽天的榕樹道,莫晨找了張較乾淨的石椅入座,當他拍開身邊空位上的灰塵示意筱文坐下時,筱文遲疑了一會兒,最後搖搖頭。

《當雨季結束時》 –14–

很難對付的傢伙。

這是筱文在和莫晨對談之後的第一個感想。

或許是兩人心裡各懷著「幫好友試探對方」的鬼胎,所以對自己的私事就相對保留很多,兩種相同的想法在雙方腦中和言語間交纏,要探的難度自然是高了許多。

《當雨季結束時》 –15–

「怎麼又下雨了?」揹著運動背包走出圖書館,天擎才意識到外頭已經在下雨,不由得皺了皺眉。

天擎向來討厭帶傘,此外他更是鐵齒,即使有淋雨導致禿頭的危險,他也絲毫不排斥,何況細心的李瑩總會未雨綢繆多帶把傘借他,時間一久也讓天擎養成不帶傘的惡習。

但是李瑩的手機從六月初作考前衝刺時,就一直讓天擎代為保管以防她夜夜長舌,再者現在她搬去宿舍,一放學就會往晚自習教室移動,不可能再如往常一起回家。

《當雨季結束時》 –16–

海德一年一度的畢業典禮,天空自然是很給面子地出了個大晴天,讓一、二年級擺攤位的班級樂不可支,精神亦亦地煮起園遊會需要的西米露或是珍珠奶茶,根據海德學生每年辦園遊會的銷售經驗,清涼消暑的飲料在炎炎夏日中絕對是搶手貨。

筱文一早來到學校,發現若悔的座位已經放了書包,卻不見人影,這讓她暗自納悶:「一大早跑哪去了呢?難道去找小劉學長嗎……?」

《當雨季結束時》 –17–

好安靜。

是她自己的心跳隔絕了鼎沸人聲?還是每個人都屏氣凝神地看著她?如果真是這樣,那她待會一定要表現得無懈可擊才行。

想到這,筱文才驚覺剛剛竟然忘了查看自己是不是頭髮沒綁好、還是領巾歪了……不行不行,如果這時臨陣脫逃,那鐵定更讓那些無聊男子有說閒話的空間。

《當雨季結束時》 –18–

天擎匆匆把花擱在教室,這時走廊上只剩下李瑩在等他,「快點,再不去教官就要罵人了。」

「妳、妳有什麼事要找我嗎?」不知怎地,天擎看到李瑩有點心虛。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們先去禮堂外排隊吧!待會在那可以說個夠。」李瑩如往昔,輕輕拉著天擎的手往禮堂小跑步。

《當雨季結束時》 –19–

「妳說什麼?告白沒成功?」原本興高采烈歡迎筱文凱旋歸來的若悔一聽見筱文訴說的來龍去脈,當下旁若無人、歇斯底里地大叫。

「沒辦法啊,學長告白告到一半就被教官打斷,我也沒輒。」筱文邊嘆氣邊聳肩。

《當雨季結束時》 –20–

筱文才入了座,好好的一個大晴天,竟然一轉眼就變成滂沱大雨,彷彿是這段雨季的告別式,非得下得痛痛快快不可。

『真該罰它個三天三夜不准下雨!』筱文看著車窗玻璃上成群結隊往下滑落的雨滴,不耐煩地咒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