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能是朋友》–04–

所謂逃命大概就是這麼回事,我頭也不回地一路進入捷運站,我知道褚克桓早就不在身後,但我就是不敢回頭。

直到進了捷運車廂,我才終於鬆口氣。現在是晚上10點半,這時間只是台北市夜生活的開始,車廂內多的是濃妝豔抹準備跑趴的爆乳妹、皮膚各個比我緊緻誘人,如果真的有怪叔叔或大眾運輸之狼,受害者根本輪不到我。看著這些青春肉體,才想通了一件事:褚克桓剛才會替我扣上衣釦,只是為了靠近我。

一意識到了這點,我胸中的怒火再度燃起!此時此刻我只想跳到褚克桓面前興師問罪,偏偏我根本沒有他的聯絡方式!生氣之餘,我滑開手機上Facebook,找到那個在我好友名單內卻沒聯絡的、褚克桓的女朋友,高子媛。

一開始我只是有點好奇,當褚克桓在外面尋找刺激的同時,他女朋友正在做什麼?是衷心地在家為男友等門?假裝忙碌撇開對男友的想念?還是連絡不到男友,正焦慮地在網路上發表一些不開心的情緒性短語?

但我沒有得到答案。高子媛的最後一則更新是在兩星期前,而且只是一則朋友聚餐的打卡動態。正因為高子媛不是那種會把任何事都往網上發的人,我這幾年才會跟她一點也不熟。

我耐著性子往前爬了幾個月的動態,發現褚克桓和高子媛雖然一直穩定交往著,卻不是同進同出的黏搭搭情侶。高子媛出席的幾場朋友聚會,幾乎看不到褚克桓出席蹤跡。要不是他們的私生活太獨立,就是他們貌合神離已久,所以褚克桓才開始參加聯誼?這是最直覺的推斷,但我不滿足於這樣的結論。

一段感情能維持十年,背後一定不是只有兩個人相親相愛走來那麼簡單。一股強烈的窺探慾望就這麼油然而生,我像個好不容易突破層層關卡、終於溜進豪宅大院的小偷,貪婪地在別人的地盤上挖掘翻鑿,非得要把整個寶山都翻遍地瘋狂,每有一點新發現都讓我興奮得心跳加速。最後,我的目光停留在一張褚克桓和高子媛的合照。

照片時間是一年前,但這已是我的權限所能找到最近期的一張合照了。我把照片放大,仔細檢視著褚克桓和高子媛合照的這個瞬間,與其說想「看出」,不如說我想「找出」他們感情生變的蛛絲馬跡。

我知道這樣做很變態,但我就是好奇,一張看似美好的瞬間,究竟會存在多少秘密?他們的笑容是不是挾著勉強?眼神中有沒有懷著不忠的浮動?他們也許從愛情昇華成親情,還會變質成什麼了?所謂的『愛』,還存在嗎?

當我正思索著這些事,皓一的來電從螢幕上跳出,嚇得我心臟漏跳一拍。

「喂?」我七手八腳地接起電話:「皓一?」

「妳還在外面?」皓一的聲音不慍不火,只是有些困惑。

「嗯~我下班前不是有跟你說?可菲找我下班吃飯,我們剛剛才結束。」對今晚的飯局,我對皓一的說法是『和同事吃飯』,不是為了刻意隱瞞,只是想降低被誤會的可能性。

細水長流是皓一和我維繫感情的方式,我們工作都累,平常日只會挑一天晚上相處,吃個飯、看場電影、然後一起過夜。其他日子下班就各自回家、互相丟訊息聊天、睡前打通電話說晚安。皓一平常不會緊迫盯人,但今天這麼早就打電話來實在反常,讓我心虛得擔心起,是不是精明的皓一早已看穿我的掩飾?

「我回家一陣子了,剛在網路上看到幾間房子,想問妳週末要不要陪我去看?有看到我丟的網址嗎?」

好像有這麼一回事,不過皓一想在市區買房子已不是一兩天的事,加上我剛才太瘋狂地挖掘褚克桓和高子媛的隱私,才對他丟來的訊息視而不見。

「週末我可以陪你去看啊!不過手機上不太方便看,還是等我回到家再說?」

「需不需要我去接妳?」

「不用啦!我都快到家了,晚點就跟你聊。」我收了線,手機畫面再度回到高子媛和褚克桓的合照。

感謝皓一的來電讓我冷靜了不少,我終於可以抽離地看著這對我原先壓根不好奇的情侶。他們感情好或不好,都是他們兩人的事。褚克桓不過是替我拉拉衣服罷了,等我和皓一手牽手走得更遠、回首過去的幾年,這點小事連個插曲都算不上,因為明天太陽升起時我會忘記,而且我必須忘記。

我關掉了他們兩人的照片,才想喘口氣,卻發現一封訊息靜靜地躺在我的收件匣裡:『要找到妳的Facebook還真不容易,到家告訴我一聲。』

我怎麼就這麼不意外,發訊人是褚克桓呢?

我忍著即將爆出的青筋,用力在手機上滑動手指,將這則訊息刪除。今天發生的一切,我會全部扔進這城市夜裡的黑暗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