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雨季結束時》 –09–

「喂,筱文,妳幫我要到檔案了沒啊?」隔天一大早來學校,若悔便笑吟吟地跑來。

「沒那麼快啦!我昨天沒遇到學長啦!」

「啊~是喔……?」若悔失望地嘆口氣:「算了,沒關係,反正這又不急。對了,妳今天中午陪我去看籃球賽好不好?」

「球賽?妳什麼時候喜歡看球賽啦?」筱文雖然從來不出席體育課,但在她印象中,若悔是從來也沒有熱衷過任何運動項目的,如今竟然主動要看球賽,這讓筱文大吃一驚。

「是學校校隊跟外校的友誼賽啦!我想去看劉莫晨打球啦……」被問到的若悔臉又紅了。

「吼!真是受不了妳!」筱文很反感地拒絕:「中午我要去圖書館,妳找別人好不好?而且我又看不懂籃球。」

「叫何天擎幫妳看館不就好了?反正他也是英英美代子一個,一天不去又不會怎樣。」若悔絲毫沒有放棄的打算,反而繼續慫恿筱文:「反正這時候也很少人會去借書,去嘛~」

「好啦好啦!可是我還是要跟學長講一下吧!嗯,不如這樣,中午要去看球賽之前,先陪我去找他,我順便麻煩他幫我要妳的檔案,這樣總行了吧?」

「那就謝謝啦~」若悔高興得手舞足蹈。

「真是重色輕友。」筱文無奈地苦笑。

中午剛吃完便當,若悔便迫不及待地拉著還在作掃地工作的筱文往圖書館走。

「哎喲!不要拉我啦!我的襯衫都快被妳拉破了!不要那麼急啦!女生的臉都被妳丟光了。」筱文邊走邊嘀咕,到圖書館前,雖然鐵門已經拉開,但大門卻依然深鎖,這使筱文找到藉口唸若悔幾句:「妳看,人家學長根本還沒來。」

「不可能啦!妳自己看!」若悔指著玻璃窗內,櫃檯上的東西問道:「那個不就是何天擎的東西嗎?」

「咦?」筱文順著若悔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真有個黑色的背包:「真的耶!那的確是學長的東西。既然這樣的話,那學長一定是有事不能來,這樣我就更沒有理由翹班了啊!」

「喂,反正一個中午又沒多少人會來借書,妳就掛個內部整理的牌子擋一擋不就得了?」

「不行啦!怎麼可以濫用職權?」筱文對屬於自己的責任是非常重視的,她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別這麼死腦筋啦!才一個中午而已嘛……」

「好啦好啦!」拗不過若悔的撒嬌攻勢,筱文只好妥協。

普通公立高中的籃球場並不像〈灌籃高手〉漫畫裡所畫的那樣豪華美好,在升學主義掛帥的台灣,籃球場並不是在自成一方的室內,也沒有什麼特製閃亮的木質地板,有的只是常年受到艷陽炙烤的水泥地,和生鏽掉漆的籃球架子。

不過對雙方人馬而言,早就習以為常的阻礙並沒有消減他們絲毫的鬥志,兩方分別換上強烈對比的黃黑球衣,摩拳擦掌,而雙方的指導教練也忙著指導戰略,觀望的階梯上已經擠滿等著看好戲上場的學生。

「啊?已經沒位置了?」若悔又是一陣怨嘆:「真是的,我就說要早一點來的嘛!算了算了,能趕上比賽就好。」

「嗯……對了,妳說的那個劉莫晨,到底是哪個啊?」筱文實在很想看看這劉莫晨到底有什麼魅力,能把若悔迷得這樣神魂顛倒。

「唔……我看看喔……」若悔伸長脖子,不一會功夫,眼前即閃出開心的光芒,很興奮地指著學校校隊區穿著黑色球衣的人群說:「就那個皮膚黑黑、穿紅色球鞋、坐在階梯上綁鞋帶的那個啊!」

「哦?」筱文把視線放低,找到紅色球鞋,眼神漸漸往上移,定睛一看,越看越覺得這背影眼熟,當這個劉莫晨抬頭轉身時,筱文簡直是嚇得傻了眼。

「啊?就是他?」在球場上準備下場廝殺的劉莫晨,竟然就是昨天好心送他回家的熱心學長。

「我就說妳看過他嘛!妳看,他簡直是帥到不行啊!」若悔並不知道筱文真正驚訝的原因,仍舊繼續陶醉在自己的幻想中,忘情地自言自語。

「原來他就是劉莫晨啊……」筱文仔細回想劉莫晨昨天急公好義的樣子,再徹徹底底地上下打量他一番,開始揣測若悔喜歡他的可能原因。劉莫晨全身上下,無一處不散發屬於運動選手的自信,而昨天他的親切和熱心,也讓筱文覺得非常溫暖。

才想到一半,筱文的左肩冷不防被拍了一下:「筱文,學長翹班妳也跟著翹了啊?是在跟我暗示上樑不正下樑歪嗎?」

「呃……?」筱文一回頭,對方竟然是天擎,她嚇了一大跳:「學、學、學長?」

「翹班翹到籃球場啦?呵,看來是學長帶壞妳了,我應該要好好檢討才是。」天擎微笑,很和善地幽了一默。

「沒沒沒……我……我只是陪我朋友來看球賽……」在球場當場被抓包的筱文,解釋起來變得結結巴巴。

「我沒有怪妳的意思啦!」天擎看著那張因困窘而紅得像大蕃茄般的臉龐,一絲甜意即刻湧上來。「對了,我聽我朋友說妳在找我,是什麼事情?」

「嗯……我朋友她……她希望能跟劉莫晨學長交交朋友……所以……要我麻煩你跟學長說說看。」筱文推了推站在右邊正聲嘶力竭地為劉莫晨加油的若悔。

「這樣啊?那沒問題,等球賽結束後,會有一場慶功宴,不過可能會開到下午第一堂課,妳們等一下是不是體育課?」

「嗯!」

「那……等球賽打完,妳們就留下來吧!我還有事情,先失陪囉!」天擎帶著滿臉笑意說完,便拿著放在地上的一箱礦泉水,繞開滿座人群,往觀望階梯最底下走去。

「喂,若悔,聽見了嗎?」筱文笑著用手肘推了推若悔,說:「待會慶功宴就看妳的造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