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雨季結束時》 –08–

四點四十五,放學鐘一如往昔地響起,外頭唏哩嘩啦地下起午後雷陣雨,校園側門外的泥土地在轉眼間被滂沱的雨勢淹得寸步難行。

筱文撐著雨傘靠在校外的石柱邊,看著學生一個個走出校門,她今天沒有搭乘校車,因為她知道這是天擎放學的必經之路,但她想不透,若悔對這差事並不急,她大可等明天體育課再去圖書館,可是她卻冒著回家後會被建勳嚴格盤問的危險,傻傻地來校門口癡等。

在校園另一邊,天擎鎖上圖書館,再拉下鐵門,漸漸往校門口走去,這時那位皮膚黝黑的男孩正汗水淋漓地從操場跑來,手上還拎著一件剛換下來的球衣。

「嘿,天擎!」男孩爽朗地朝天擎打招呼。

「天啊!你怎麼溼成這個樣子?你今天是打了多久啊?」天擎問。

「沒辦法啊!明天就是聯誼賽了啊!」男孩攤開雙手。

「最近紫外線指數都特別高,太陽別曬太久比較好。」天擎跟著男孩一同往校門走去。

「我知道啦!」這時男孩突然咳了好大一聲,彷彿對天擎暗示什麼。

「啊?」天擎往遠處一看,迎面走來的竟然是李瑩。李瑩招手,好像示意天擎過去。天擎皺了皺眉頭,跟身旁的男孩說:「怎麼又來了?欸,等我一下好不好?」

「不了不了,我一看見她就想咳嗽。」男孩說完,便和天擎分別,繞路往校門口離開。

「天擎!」李瑩小跑步來到天擎面前。

「李瑩?找我什麼事?」身為所謂的好哥兒們,天擎不會把之前的爭吵放在心中,他認為上次籃球場的爭執只是李瑩聯考前鬧鬧情緒罷了,況且他也好一陣子沒見到李瑩,所以態度又回歸原本的友善。

「我有些事想跟你聊聊……我們去操場好不好?」

被這麼嚴肅的開場白渲染,天擎的語調也緊蹦起來:「有事在這聊不就好了嗎?何況晚自習時間也快開始了吧?如果不是太緊急的事情,就等聯考完再講吧。」

「停停停停停……」李瑩俏皮地止住天擎:「一個月不見,你就變得這麼會拒絕我啦?還是我的功夫退步啦?」

「我沒有拒絕啦!有什麼事情趕快說吧!等一下碰見導仔出來找人,我麻煩可就大了,別陷害我啊!」

李瑩見他這麼有意避開話題,原本要問的問題也只有暫時打住,她於是機伶地繞了個圈:「你想到哪去啦?我只是要問你物理題目而已啦!」

「喔!那當然沒問題啊!」天擎寬了心,很爽朗地答應李瑩的請求。他在心裡希望,如果一切永遠都像今天這樣就好。

筱文在門口左顧右盼,怎麼也不見天擎的人影,她有點失望:「或許再等一會就來了吧?」她一直這樣告訴自己。

這時剛與天擎道別的男孩步出校門,恰好看見正在猶豫是否要離開的筱文,馬上走上前招呼:「嗨!學妹。」

筱文瞥見來人臉孔陌生,先是怔了好一會,直到自己完全確定對方是不認識的人,才疑惑地開口:「請問你是?」

「妳是圖書館的學妹吧?我常看見妳喔!」

「喔……」筱文顯得絲毫不感興趣。

「這麼晚了還沒回去是在等天擎嗎?」男孩頗具興致地問。

「有點小事情要麻煩他。」筱文又問:「學長你有看見他嗎?」

「有是有啦……」男孩想起李瑩的出現,突然變得支支吾吾地,想了一下才委婉地說:「他啊……他現在可能走不開喔!」

「這、這樣啊……」筱文像洩了氣的皮球,頭垂得更低了:「那……學長……我可以拜託你一件事情嗎?」

「當然!什麼事情?」男孩笑了起來,他覺得這個學妹實在是客氣得可愛,他開始了解天擎喜歡的,是筱文與李瑩截然不同的單純。

「那個……我不太會坐市區的公車,所以……可以麻煩告訴我,如果要往西區要搭哪一線嗎?」

「哦,這個沒問題,不過,我有騎車,我送妳回去不是更快嗎?」男孩很熱心地說。

「那會不會太麻煩你啦?」

「不會啊!我剛好也住西區,不遠的。」男孩再度露出陽光的笑容,又打趣地開玩笑:「還是妳看到我頭髮濕不敢讓我載?我可以送妳搭公車沒關係。」

「怎麼會呢?」筱文笑開了,深鎖的眉頭就此解開,她跟著男孩走到校門口一台黑色重型機車面前,像是溺水者找到一根浮木般,這樣的溫暖令她印象深刻:「那就上車吧!先謝謝學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