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雨季結束時》 –07–

「筱文、筱文!」

筱文才剛從圖書館回來,便聽見若悔在走廊上嚷嚷。

「叫那麼大聲幹嘛啦?現在還在午休耶!」筱文比了個噤聲的手勢,趕緊將若悔拉到離教室較遠的樓梯間,她可是一點也不想引起其他同學的公憤。

「呵呵呵~剛剛跑去哪兒啦?」若悔發出惡作劇的笑聲,還對筱文擠眉弄眼一番。

「當然是去圖書館啊!妳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筱文奇怪地看了若悔一眼。

「真的只是這樣嗎?我有聽說喔~妳最近都不是一個人待在圖書館裡唸書喔……快點從實招來!傳說中的神秘學長到底是誰?」

「哪……哪有什麼神秘學長?」筱文覺得全身血液直往腦門衝去。

「喔~臉紅了!臉紅了!快點告訴我,『那個人』,到底是誰啊?」

「他叫何天擎啦!說了妳也不認識吧?」筱文對這種死纏爛打式的拷問都只能宣告投降。

「何、天、擎……?」若悔偏頭想了一下,腦袋裡靈光一閃:「哦~我知道了,清大電機的,對不對?」

「喂,妳連這都知道啊?」

「當然,噯,不錯嘛!未來竹科的電子新貴,跟妳配在一起還真是郎才女貌……哦!我終於知道妳選二類的原因了,怪不得啊……」若悔恍然大悟。

「這跟那個沒有什麼關係啦!何況我跟學長又沒有怎麼樣。」筱文矢口否認,但她心裡非常清楚,這跟天擎是絕對脫不了關係的。

「哦~我知道~就是『愛在曖昧不明時最美麗』啦!」

「才不是咧!我們哪有曖昧?」

「不是曖昧嗎?那……就是『曖味』啦~」

「妳有毛病啊?那個字是『曖昧』好不好?」筱文無奈地給若悔一記衛生眼。

「哦~~承認了喔~~」若悔的套話詭計得逞,高興得手舞足蹈。

「啊!妳好詐喔!」被設計的筱文窘得面紅耳赤,直在樓梯間追著若悔打。

「哇~~好了好了,別再打我了~那你們到底進展到什麼程度了?」若悔高舉雙手停止戰火,認真詢問起來。

「八字都還沒一撇啦!」筱文說:「妳別問這麼多行不行?我跟學長真的只是很單純的普通朋友而已啦!」

「普通朋友?不過愛情不都是從朋友開始的嗎?」若悔掩嘴偷笑:「難道他都沒對妳有特別的舉動?或是特別的反應?妳也沒有什麼感覺嗎?」

「才沒──」否認到一半,筱文馬上發現事實並非她所想而停頓。的確,她自己也迫切想知道,為什麼自從認識天擎以來,她就老是有些反常的行為和情緒?她會開始注意自己的容貌、會迫不及待地往圖書館走去、會忍不住抬頭偷偷瞧天擎幾眼。這……真的是喜歡嗎……?

「哎呀~都臉紅了還不承認~再裝下去就不像囉~!」若悔還是停止不了竊笑:「好啦!不糗妳了,對了,妳既然認識他,那……妳就幫我一個忙吧!好不好嘛?」

「真是的,又是哪個學長啦?」筱文翻翻眼珠子,說到這若悔,實在是出了名的有色無膽,愛看帥哥,卻又不敢上前去攀談,每次都躲在暗處偷偷看著,哀怨自己交不到男朋友。

「我聽說何天擎跟他挺好的,妳幫我去要要看他的檔案嘛~」若悔對筱文撒嬌。

「就算要了妳還不是只會把檔案護貝起來,不敢打電話給人家,要了有什麼意義啊?之前幫妳打電話又不敢講話……」筱文低聲嘟噥著。

「這次不一樣啦!真的!」若悔信誓旦旦地說:「妳一定有印象啦!上禮拜我們去合作社的時候,不是有個黑黑帥帥的學長對我們笑一了下嗎?」

「有嗎?我怎麼沒印象?」帥是見仁見智,可說到黑呢,筱文從來都不會去注意路人的長相,因此一點印象也沒有。

「有啦!我打聽過了,他現在沒有女朋友!」若悔的臉都紅了:「我跟他相電過很多次了,這次絕對會成功的啦!妳就幫我要要看嘛~」

「喔,那他到底叫什麼名字?」

「他叫劉莫晨,萬事拜託囉~」

「好吧,我就跟學長問問看。我先說好喔!要不要得到是另一回事,就算要到了妳也要自己搞定,下不為例喔!」筱文像哄小孩一樣允諾,兩人一同走回教室。

教室的日光燈才剛打開,教室裡瀰漫濃濃的睡意,雀躍的若悔與教室氣氛截然迴異,筱文看著她,一時之間突然羨慕起勇於表達感情的若悔。相較之下,自己與天擎之間那張奇妙的網子,真的是說友情不夠真摯、說愛情又不夠明確,怎麼看怎麼彆扭。

「我真的喜歡上學長了嗎?」筱文暗暗問自己:「那學長呢?學長對我,也有相同的感覺嗎?還是那些感覺,都只是巧合?」

當然,這樣傻傻地問自己,結果是徒勞無功。

發呆了半晌,看見老師從門口進來,筱文只能趕緊拍拍臉頰提醒自己振作。暫時先不要想吧!她這麼告訴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