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雨季結束時》 –06–

在雨季長期的滋潤下,筱文和天擎已經習慣在滴滴答答的雨聲中說話談笑,筱文雖然話不多,但只要天擎一開口,她便會義不容辭地專心聆聽並適時給予想法。

看見這樣認真的神情,天擎也會很開心地說下去。

「對了,學長,你有手機嗎?」

「呃……?」天擎怔了好一會,才區區一個問題便讓他心中湧上一些悸動:「是……是有啦!不過,妳要手機作什麼?」

「沒什麼,只是在想……如果學長以後去新竹唸書了,我們的關係很快疏遠,如果以後我又有什麼困難躊躇不前,又找不到你,我說不定又會回到以前那個樣子……」筱文越說,聲音就越低,她才一眨眼,腦中馬上浮出以前那段渾渾噩噩的時光。

「原來的樣子?」天擎很好奇,他從來沒聽過筱文說有關以前的事。

「就是漫無目的地活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作什麼,作了什麼,還有以後要作什麼……」筱文低下頭,這是她從來不願意跟人分享的心事,就連對哥哥建勳也是守口如瓶。如今,她卻願意對一個剛認識不久的男孩和盤托出,這連她自己都覺得訝異。

「這樣啊……」天擎注視她低頭俯視的輪廓,看著愁容滿面的筱文,他有些不知所措。

「我是因為遇上了學長,才有活下去的勇氣。我未來的方向也是靠著你幫我找到的,如果以後我沒有能訴說煩惱或是商討的人,那……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樣繼續活著……」話還沒說完,筱文眼底漸漸灼燙起來。

不行!不行!筱文硬生生地阻斷從鼻頭襲上的酸意,正因為天擎是她在精神上唯一能寄託的對象,她更不願意讓天擎看見她心裡面最脆弱的那一面。

天擎拿起筆,在筱文記事本的扉頁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和手機號碼,她希望這串號碼不只是象徵性的紀錄,更希望自己在筱文心中,不只是個過客。

「別想得太嚴重了,好嗎?」天擎愛憐地伸手輕撫筱文的髮絲,她的每一根細髮,在泛紅眼眶的襯托下,顯得更加脆弱,更楚楚動人。

「學、學長……?」筱文被突如其來的溫柔擾得亂了方寸,她不習慣這樣親暱的動作,卻也沒有表示排斥,彷彿被傳染,她的語調也變得輕柔許多。

「沒什麼……對不起……」天擎略顯尷尬地搔搔頭,臉上飛來兩片紅雲。

空氣突然凍結了。天擎和筱文的畫面就此停格,筱文聽見自己砰砰砰砰的心跳聲,雙眼睜得好大,動也不敢動,緊接著,她發現自己的心臟越跳越快,自己不能再呼吸,不能、不能……

「咳……咳……」筱文一陣沒來由的乾咳劃破兩人之間的沉默。生平第一次有這種幾近窒息的體驗,笨拙的她卻只曉得傻傻地看著天擎,竟忘了呼吸。

「怎麼了?」天擎著急地拍拍筱文的背,惟恐是自己的唐突嚇著她。

「沒有……咳!……沒事……」筱文搖頭,很不好意思地說:「大概是感冒了,最近天氣變化挺大的……」

「哦。」天擎知道這只是搪塞的藉口,卻只得睜一眼閉一眼,深怕自己會有更具壓力的溫柔把筱文嚇跑。

「既然有了你的電話,以後就會常常麻煩你囉!」

「什麼麻煩?我隨時歡迎妳打來啊!」天擎很爽朗地笑開:「對了,我的電話都給妳了,那也把妳的電話給我吧!」

「這……這個……」筱文有些為難,畢竟父母親,再加上一個哥哥的管教已經夠煩了,如果再有男生打來,那事情絕對不是唸個幾句就可以擺平的,所以她只得婉拒。

「如果不方便就別勉強吧!」天擎很體諒地笑笑,心裡卻有十二萬分的不願意,這又令他想起六月中旬即將到來的危機,於是終於忍不住啟齒開口:「對了,筱文……」

「又、又怎麼了嗎?」筱文猛然抬頭,她的腦袋還有一大半仍然沉浸在方才那股撲朔迷離、難以捉摸的浪漫氣氛中,她從來沒有這樣心跳加速直至窒息的體驗,直到現在,那股餘波依然存在心頭縈繞不散。

「妳拿了電話,真的……真的會打嗎?」他好怕,怕好不容易牽起的線,會隨著鳳凰花的凋謝一併消失得無影無蹤。

「啊?學長怎麼突然這樣問?」

「喔!不是……不是……」天擎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我如果有什麼困難,一定會打給學長的。」

「一定要喔!」這時的天擎,已經在心裡默默祈禱筱文會遇上許多的問題。當然,前提必須是要給筱文打電話給他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