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雨季結束時》 –05–

黃昏近,天空似乎沒有暗下來的打算,灰藍色的晴空似乎不願意讓陽光消失。球場上早已沒有男孩廝殺的聲音,然而運球的聲音卻不絕於耳,在空曠的水泥地上迴盪。

天擎不斷射籃、回場、再度射籃,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他不感興趣的球類運動,神情裡卻怎麼也脫不開焦躁煩悶,他試圖讓自己汗水淋漓,直到體力透支,直到可以筋疲力盡地倒頭就睡,什麼事情都不想,這樣至少他不會被一些潛藏在心中的隱鬱左右自己的睡眠。

不過,看樣子他似乎無法戰勝這些雜念。

菩提樹下走出一位穿著制服的女孩,留著俏麗的短髮,清瘦的臉型中間是高挺的鼻尖,美中不足的是,多了幾分屬於男孩的剛毅,不是小鳥依人的類型。

「今天怎麼有空打球啊?」女孩雙手抱胸,倚著支撐籃板的鐵架,狡黠地說,口氣裡脫不開一絲嘲弄。

天擎將被籃框彈出的籃球撥回,重新運球回場,射籃,是一道漂亮的拋物線,然而球卻只拂過球框,再度彈出。他把球摸回雙手間,才不耐地開口:「妳不好好自修,來這裡幹嘛?」

「憲法可沒規定我不能看你打球喔!」女孩聰慧一笑:「這次又在煩惱什麼啊?」

「我哪有煩什麼?」明明自己心亂如麻,天擎卻說了反話。

「你只要心情不好,就會這樣發瘋似的一直打球,我可是看在眼裡,別把我當笨蛋。」女孩冷冷地嘲諷天擎:「聽說你跟高一那個學妹不錯嘛!」

「這對妳聯考沒有幫助吧?」天擎還是沒有正視女孩。

「聯考聯考聯考!你夠了!」女孩很不高興地大吼,像是失去理智般尖叫:「我不過是比你少了一項幹部資歷,就因為我推甄沒上,你就這麼看不起我?我告訴你,聯考是絕對公平,我是不可能再失誤的!」

「那也就等到時候再說吧!別浪費時間了,小心考不上電機。」天擎很無所謂地抽抽嘴角,又射一球。空心,他滿意一笑。

「你變了。」女孩一個箭步上前,到籃下接住籃球,忿忿地將球往天擎砸去,天擎敏捷地躲過,球落地面發出好大的聲響。女孩卻沒有罷休:「只不過是個推甄而已,你別忘記,你跟范筱文認識,只有三天。我認識你,可是三年啊,你最好不要一時被沖昏了頭,等到聯考結束,我是不會再放棄任何機會的!」

天擎俐落地將球接起:「李瑩,我在這裡也鄭重跟妳聲明,我可從來沒說過我喜歡妳,請妳先認清事實。妳如果剛好考上清大,那也只是妳運氣好或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不是什麼緣分天註定的問題,我何天擎從來都不屑這種東西。」

叫李瑩的女孩並沒有退縮:「畢業典禮那天,你所有的感覺會完全清明,最後我還是會跟你在一起的,叫你的寶貝學妹默默倒數吧!」

「謝謝妳的好意提醒,我替筱文心領了。不過,妳要是敢對筱文有任何不對勁的舉動,妳會如何被我唾棄,自己很清楚吧?」天擎也不甘示弱地放話:「還有,憲法可沒強制規定妳要來干涉我的感情事件。」

李瑩很不開心地扭頭離開,穿越操場的草坪,一路跑回晚自習教室,一向嬌生慣養的她,從來沒受過這麼令她難堪的屈辱和嘲諷,隨著風吹,她晶瑩的淚珠無可遏止地阡陌縱橫。

「沒什麼。」她這樣告訴自己,很快用手背狠狠擦去淚水,仰頭望著天空,深深呼吸,再一股作氣地跑回去。對,這沒什麼,眼前還有好多題目等著她作,清大也正等著迎接她。她又告訴自己一次。

球場那端的天擎,早已停下打球的動作,他坐在被艷陽曬得發燙的水泥地上,從未感到如此無助過。

在以前,天擎和李瑩是無話不談的死黨,他們喜歡一樣的電影、一樣的作家、一樣的音樂,除了男女有別的事外,他們幾乎是形影不離。他們什麼都愛爭,感情卻從來沒有出現裂痕過。在同學眼中,他們是最有默契的拍檔,連推甄都報考了同一間校系。

李瑩對天擎的感情,也是同學們有目共睹的,然而對天擎來說,他只把李瑩當作好哥兒們,從來都沒有「愛」過她。

推甄放榜那天,他幾乎是一整天都陪在李瑩身邊,勉勵安慰她,身為好朋友,他當然希望大學能再跟李瑩一起完成他們計劃的豐功偉業。可是現在,天擎竟開始害怕,李瑩如果真的考上清大,繼續和他朝夕相處,他深深明白李瑩對自己喜歡的事物,那股可怕的執著和企圖心。他更害怕眼裡充滿妒火的李瑩,更怕他自己只是為了證明自己不喜歡李瑩,轉而追求筱文,間接傷害到雙方。

天擎看著天空,今天沒有令他作嘔的濕氣,這令他更畏懼他與筱文之間如夢似幻的曖昧。他深怕這樣的愛情,只是灰姑娘對王子施的障眼法。難道,現實,真的像灰姑娘的生活一樣殘酷慘澹嗎?他不願意去知道,他只希望,雨季,永遠永遠都不要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