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雨季結束時》 –04–

「我回來了。」筱文掏出鑰匙打開家門,一如往常地往屋內問候,通常這個時候,準備考研究所的哥哥都會在家。

「筱文,妳來一下。」聲音是從筱文的哥哥范建勳房裡傳來的。

「噢!」筱文跑上樓,把書包放回房間,馬上探頭到建勳的房內問:「哥,找我什麼事?」

「我都聽說了,妳沒事選二類作什麼?」建勳劈頭就是這句話。

「哥,你消息也太靈通了吧?你以後打算考FBI是不是?」筱文叉腰扁扁嘴,對於哥哥的關心她很清楚,然而過度保護卻老是讓她覺得極度不自由:「我選二類,怎麼了嗎?二類出來也很好找工作不是?」

「這不像妳啊!妳不是那種會選二類的人,而且之前爸不是要妳考醫科嗎?妳選二類沒跟他商量吧?」

「我知道啊!可是,人生的路是自己的,我不能因為人家要我作什麼就真的跑去作,要是我真的不喜歡,那會很痛苦的。」筱文只是微微一笑帶過,轉身準備回房。

「等一下。」建勳阻住她的去路:「妳平常不是這個樣子的,是誰教妳這麼說的?」

筱文獃住,漸漸轉頭,依然笑著:「還是騙不了你。」

「當然。」建勳輕敲筱文的頭:「我們可是兄妹耶……這麼重要的事情竟然都沒跟我說。」

「唉……我最近覺得……很茫然。」筱文撂了張椅子坐下:「大家最近都在說自己以後想作什麼,只有我一點方向也沒有,我花了一年的時間讓自己每次都拿第一名,可是……我還是找不到自己喜歡作的事情。最近我遇見一個人,跟他說話的時候,我總是覺得很放心,好像,只要聽他的話,一切都不會再有問題……」

「所以,妳選了跟他一樣的二類?」建勳推敲著。

「嗯。」筱文不好意思地點點頭。說也奇怪,她才認識天擎沒幾天時間,然而他竟然能突破性別的界限,一路順暢地走到筱文面前推開她十五年來一直冰封的心,讓原本被冰冠籠罩的心田開滿了花朵。別說是別人,連筱文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妳呀……唉,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妳才好。不過,既然妳相信他,那希望他給妳的指引是適合妳的。爸媽那邊妳就不用擔心,我會好好幫妳跟他們說的。」建勳疼惜地看著妹妹。

「哥,謝謝……」

「不過,我實在很想知道,那個開導妳的恩師,到底是誰啊?」

「他啊……」筱文綻開了燦爛的笑顏,喜孜孜地說:「他是我在圖書館認識的啦!是雨季裡的晴天呢!」

「晴天?」建勳挑了挑眉毛,看著妹妹蹦蹦跳跳地回房,頗富興味地聳了聳肩,或許這年紀的少女心,總是難以了解的吧?

筱文回到房間,突然跑到穿衣鏡前,仔細察看鏡中身穿制服的映像,照了又照,轉個圈兒,海軍藍的百褶裙風姿綽約地飄揚起來,她又興致勃勃地把馬尾解開,長髮便像一泓瀑布傾瀉而下,她滿意地笑了。

從來,筱文就不曾把自己的容貌放在心上,蓄著長頭髮只是因為那頭自然鬈髮散亂不好整理,只得索性紮了個馬尾,不過髮型一年到頭也沒有變過。而今,她對自己的反常也沒有頭緒。

看了半晌,筱文終於抱著便服踏入浴室。

轉開蓮蓬頭,裊裊白煙模糊了明亮的鏡子,在朦朧中,她彷彿看見一張如陽光般的笑容,聽見沉穩的嗓音說:『因為這裡……可以喜歡人。』

「這裡,真的能夠看見天堂嗎?」筱文自言自語:「學長一定是喜歡上誰了吧!……可是,我跟學長又不熟,他為什麼會跟我說這種事呢?」

她像是在作實驗,提出好多好多的假設,然後一一證明,卻怎麼也證不出正確答案,假設一個接著一個被推翻,怎奈她想破頭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難道……真的像若悔說的……學長要自殺了?!」想到這,她已經不敢再想下去,惶恐的雙眼瞪得好大。

「不對……」她告訴自己先冷靜下來,不要慌:「如果學長喜歡人,那怎麼可能會自殺呢?而且,如果真的是這樣,學長也不可能會擺出那麼陽光的笑臉吧……」想到天擎臉上淺淺的酒窩,她的耳根霎時湧上紅潮。

叩叩叩叩。浴室的敲門聲阻斷了她的思緒。

她又沒來由地不安了:「誰?」

「是我啦!那麼緊張幹嘛?」說話的是建勳:「澡洗這麼久,怎麼還不出來啊?」

「啊?等很久了嗎?」這下筱文總算從恍惚中完完全全地回神了,她趕緊虛應:「我快好了啦!」

語畢,她看見鏡中的自己,臉上抹滿泡沫,又看見自己手中的肥皂,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誤把肥皂拿來洗臉,趕緊轉開水龍頭打水洗淨,匆匆忙忙地擦乾身子換上衣服,輕撫著緊繃的面頰:「今天,到底是怎麼搞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