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雨季結束時》 –03–

雨持續落下,上作文課的教室裡格外安靜,只有同學偶爾互相參考文章內容的竊竊私語,從小被作文班訓練出來的筱文很快就解決了令其他同學一個頭兩個大的難題,看起自己的書來。

才攤開國文課本,她立刻想到今天是選組的最後期限,於是伸手進書包裡把紙張摸了出來,攤開在桌上。她煞有其事地將那三個淡淡的問號擦乾淨,握著原子筆的右手擱淺在表格上空,想起和天擎的對談。

『筱文,你們選組了沒?』

『最近在選。』

『哦?那妳選哪一組?』

『我……』筱文吞吞吐吐了老半天,才很不好意思地說:『我下不了決定……』

『哦?有什麼困難嗎?』天擎很熱心地詢問。

『事實上,我到現在都還沒想到自己以後要作什麼。』

『是這樣嗎?』天擎托著下巴,面容有些嚴肅,彷彿是自己遇上了這樣的難題,良久,他問:『有沒有特別喜歡的科目?或是成績比較突出的科目?』

『每一科都差不多,也沒有特別有興趣。』筱文想也不想就搖頭,從小到大,這問題已經問了不下百次了:『學長,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啊!客氣什麼呢?』

『學長推甄上什麼科系?』

『電機,怎麼了嗎?』

『那,學長在我這個時候,為什麼要選二類呢?』

『嗯……因為我怕解剖啊!』天擎也是想都不想就脫口說出,有點靦腆地搔搔頭:『沒有啦!只是因為我不喜歡生物。』

『就、就只有這樣……?』筱文不敢相信,這麼重大的決定,原因竟然只有這麼一個。

『我喜歡的是明確的科學定理,不是模綾兩可的推敲。物理和化學的答案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我可以用自己的觀念很輕易判斷。可是史地不同,歷史的解釋可以無限延伸,除非時光機發明了,要不然永遠也爭論不完啊!』

「文科理科……真的差這麼多啊?」筱文的心裡雖然還很迷惘,不過她已經不再舉棋不定了。她毅然決然地在二類的框框裡劃上了勾,起身將作文簿交給老師,再繞個路把調查單交給班長,班上同學看了,都不禁交頭接耳地談論起來。

筱文的作文速度班上同學早已司空見慣,令同學驚愕的是筱文所交的選組調查單。功課好的學生往往被認定是考醫學系的最佳人選,然而筱文在班上從來沒有對任何一科表示自己的愛好,加上她的選組單已經拖延好一陣子,帶給同學無限的討論空間。

筱文剛回到座位,坐在隔壁的女同學若悔馬上湊過來問:「喂,妳選哪一組啊?」若悔是筱文在班上唯一的朋友,或者該說,是死纏爛打下的感情產物。筱文雖然孤僻,但面對活力奔放的若悔,也只有舉白旗投降的份,不得不放鬆那張酷臉,久而久之,兩人便漸漸熟稔起來了。

「二類。」

「喂!想不開啊妳?」若悔才聽到二類兩個字,馬上驚叫:「二類讀什麼妳應該很清楚吧?」

「不就是電機、資工什麼的嗎?」筱文一副悉鬆平常的樣子。

「知道妳還選,妳電腦白痴是出名的耶!不要忘記,妳第一次去圖書館打工,還把滑鼠拿反了……哈哈哈哈……」說起這件糗事,若悔忍不住笑了出來。

「喂!那是以前啊!我現在又沒有。」筱文瞪了她一眼。

靜了好一會,筱文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又呼叫若悔:「欸,對了。若悔我問妳喔!離天堂最近的距離,是什麼意思啊?」

「離天堂最近的距離?」若悔托了托腮幫子,思考了幾秒:「妳從哪聽來的?」

「不管啦!快說快說!妳知道嗎?」

「我哪知道?大概是想死吧?」若悔漫不經心地隨口胡謅:「妳今天好奇怪喔,問這種問題幹嘛?」

「想死?」筱文嚇了一跳:「可是他又說喜歡什麼的……」

「我亂猜的啦!我不知道!別吵我寫作文。」若悔調皮地摀住耳朵,對筱文扮了個鬼臉。

「這裡……可以喜歡人……?」筱文看了看左胸處,依然不解:「學長喜歡上人了?還是學長以為我喜歡誰嗎?到底他想跟我說什麼啊?」她回想天擎欲言又止的模樣,總覺得天擎似乎在瞞她什麼,怎麼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隔桌的若悔繼續埋頭苦幹,完全不搭理筱文的疑惑。

雨季雖然來臨,筱文卻尚未察覺,愛情,也跟著雨季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