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不飯票》 –01–

當然在這個世界上很多爸爸都會諄諄告誡自己的兒子,跟女生去吃飯記得要幫她們付賬,才會交得到女朋友。不過顯然這套亙古長存的騎士精神,在一種男人的面前不存在--那叫窮光蛋。

有時候我們也只是想義正嚴辭地告訴那些窮光蛋,貧窮不是每個人都可輕易解決的這我知道,但是明明知道自己窮瘋了,卻不好好檢討努力就是不應該。

在我教育過不少無知的少年後,竟然有位窮光蛋大言不慚地告訴我,真愛是不需要錢就可以得到的,這真是要不得的想法。

開玩笑,真愛怎麼可能是平白免費的呢?

讓我們來算算追一個女孩子究竟有哪些開銷,造型治裝的行頭費、聊天哈拉的電話費、用MSN搞曖昧的網路費、騎車接送的交通費、過節送禮的交際費、吃飯請客的裝闊費、最後還需要一顆鑽石戒指的求婚費,你說說,要找到真愛怎麼可能是平白免費呢?

不過這篇大道理經過我長達兩年的鼓吹下,在我身旁的趙見齊仍舊不為所動、我行我素。

明明是個薪水優渥的工程師,行為舉止卻十足像個窮光蛋,每月找他出來吃一兩頓小簡餐就大聲喊窮;中午休息時間,公司同事揪了一大夥人吃午餐,趙見齊非牛肉麵店不去,進了店裡也不點餐,趁大家聊得開心,自己默默在角落把酸菜打包回家配稀飯;隨身攜帶大水桶,從公司的免費飲水機裝一大桶水回家,不解內情的人還會走上前,好心問他需不需要去協商解決卡債問題。

這像話嗎?

起初我也對他的行為感到非常反感,但隨著時間的增長及對他的了解深刻後,我也逐漸習以為常。

簡單來說,趙見齊不但只是個無藥可救的月光族、還是不折不扣的攝影狂。所謂月光族,顧名思義就是月底薪水花光光、沒有財富累積觀念、人生儲蓄永遠為零的樂天族群。一個月下來的薪水,除了繳房租水電以外,餘額全部奉獻到博愛路的店家裡,花光身上所有的現金、抱著昂貴的鏡頭和外接閃燈回家,從床底下翻出成箱堆疊的康師傅,將麵塊折成兩段,只拿出其中一半泡碗小小的麵,就這樣打發掉一餐,旁人看傻了眼,他竟還樂此不疲。

所以趙見齊的省吃儉用只是為了維持他瘋狂揮霍後的生計,他的積蓄目前為止還是零。

「喂,阿見,你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我啜了口啤酒,將杯子狠狠蹬在桌上,認真地揪住他:「好吧,就算你說你目前不想浪費力氣追女生,那也應該讓自己過得舒服一點啊,每次都穿同一套西裝,就算去聯誼也不會有人注意你的,至少打理一下,搞不好會讓你撿到貴婦包養你啊!」

看著趙見齊的全身上下,我不禁由衷地嘆口氣。明明長得人模人樣的傢伙,休閒便服卻都是大學時代留下來的T恤,平時上班在穿的襯衫勉強有三件,第三件還是去年我送他的生日禮物,否則我看他也不打算自己添購;西裝外套兩件,黑色跟灰色;領帶更是離譜,只有一條的領帶卻可以化身為七種風貌,只有我知道,那是他每天用廣告顏料漆上去的。

「妳自己還不是把所有的薪水都拿去買名牌?還敢說我!」趙見齊把白開水一口飲盡,伸直右手把空杯硬塞給路過的服務生。

「你很丟臉耶!難看死了!」我趕緊制止他,又回歸正題:「那又怎樣?至少我看起來比你光鮮亮麗。」

「是是是,這樣妳就不愁沒男人請妳吃飯了,既然如此幹嘛又老是找我這個永遠不會請客的窮光蛋吃飯呢?」

「對喔,這問題我從來沒想過耶!」我被這問題問得愣了。

「妳只是想確定,這個世界上跟妳一樣一無所有的人,不是只有妳自己罷了。」趙見齊一針見血地說完,又喝光了杯中的白開水。